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水到哪买 > 跨境追缉“新型毒品”(热点解读)

跨境追缉“新型毒品”(热点解读)


/ 2020-04-02

  杭州海关通过国际合作破获的这起案件,共查获安眠酮250万片,重达7吨,价值2600万美元,已抓获吴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

  这起被命名为“666”专案的特大毒品走私大案,涉及中国、南非两国,侦破时间历时一年,一条横跨湘、粤、浙三省七市的毒品走私运输渠道被彻底摧毁。

  安眠酮又称甲苯喹唑酮,俗称“佛得”,是国家管制类精神药物,极易产生依赖性,被贩毒者和吸毒者当作毒品销售、使用。稍加提纯,就是人们平常所说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国际品管制局就将安眠酮列入精神药物公约第二附表进行严格管理。

  在“666”走私案中,为逃避海关监管,吴某“特制”了203扇设有抽屉状的夹层的木门,夹层又被划分为12个暗格,每个暗格藏匿1000片安眠酮。然后,他们将木门装进集装箱,再从金华报关申报出口至南非。

  海关总署缉私局局长吕滨说,截至6月15日,中国海关今年已查获走私毒品案件165起,同比增长81.3%。其中,以、安眠酮等为代表的新型毒品走私案件呈明显上升态势。各地警方缴获的新型毒品数量也随之上升。今年1至5月,上海市共缴获新型毒品95.89公斤,占缴毒总量的59%;同比增加233%。

  “‘666’案件提醒我们,近期国际贩毒集团有将中国作为毒品输出地的趋势。”杭州海关下属金华海关缉私分局局长瞿利民说,“境外毒贩指使境内人员负责毒品的生产、运输、分装、报关出口等多个环节,最后走私到境外毒品消费国,赚取高额利润。”

  瞿利民介绍,“666”案的贩毒头目实为香港某毒枭,此人长期居住在香港,犯罪嫌疑人吴某等4人,实际上只是在他的指使下,专门负责毒品的包装、藏匿、运输等走私过程。由于犯罪全过程由境内人员完成,境外毒贩始终不出面,境内走私人员也难以睹其真容。即使走私的毒品被警方查获,境外的走私链条也不会受到破坏。“这样的作案手法,给我国警方打击此类犯罪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缉私人员在调查中还发现,当前国内一些新型毒品加工工艺更加“高超”。比如,原来国内外生产多数是通过麻黄素,现在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当地天然生产的麻黄草,就能提取麻黄素,然后再加工成片。前些年制造,得租好几间房子,现在在一间小小的地下室里,就可搞定全部“工艺”。

  “生产‘工艺’提高了,就为提高‘产能’、降低‘成本’提供了可能。而跨国毒贩,看中的正是这一点。”瞿利民说。

  令人震惊的是,不仅沿海,内地口岸也频现贩毒者的身影。海关介绍,贩毒发生地正由东部口岸向中西部地区蔓延。走私呈沿海内地同步发展趋势,而且西部地区出现的毒品种类也与国外最新的毒品种类同步。

  海关缉私人员告诉记者,所谓“新型毒品”走私,在国内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东到西的蔓延过程。上世纪90年代初期,新型毒品开始从国外往国内渗透,到90年代中期,境内外的一些不法分子开始在我国东南沿海开设地下毒品加工厂。这几年,沿海地区打击力度加大,不法分子就把目光往内地转移,把地下工厂开设到了华北、西北、西南等地区。毒品走私活动也随之向西部地区蔓延。

  去年,成都海关曾连续破获两起境外毒贩利用国际航班走私新型毒品(即K粉)入境案件,缴获近6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其中外国人两名。

  如何遏制新型毒品蔓延的趋势?吕滨说,“针对毒情变化,中国海关正在调整缉毒策略,构建立体缉毒防控体系。”海关根据走私毒品来源、流向、渠道,划分了西北、西南、东北、东南四大战场,分别重点打击“金新月”,“金三角”,以及东北、东南地区重点贩毒通道的毒品走私活动。其中,广东、福建省内海关将着重加大对新型毒品制贩活动的查缉力度。

  中国海关还加强了与公安、边防等部门的执法合作,有针对性地开展缉毒专项行动。针对外籍人员利用藏毒走私贩毒活动的猖獗势头,广州海关等重点关区开展了“猎鹰”缉毒专项行动,自去年8月以来,先后查获藏毒案件10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16名。

  “遏制跨国贩毒离不开跨境执法合作。”吕滨说,目前中国海关正在强化与境外海关建立多边合作机制。今年4月,中国海关邀请美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泰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海关及缉毒执法部门的专家召开空港缉毒合作研讨会,拓宽了跨境缉毒执法合作的广度、深度。

  所谓新型毒品,是相对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而言,主要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这类毒品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使人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能使人产生依赖性。目前,被我国政府严格管制的新型毒品有18种,包括:、、(K粉)、咖啡因、安纳咖、氟硝安定、LSD、安眠酮、三唑仑、GHB、丁丙诺菲、麦司卡林、PCP、止咳水、迷幻蘑菇、地西泮、有机溶剂和鼻吸剂。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